藝文團隊疫情紓困資訊整理共筆:談藝文團隊的資訊紓困



  • 點擊 這裡 查看提案內容



  • 去年有參加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辦的史料庫工作坊
    期待會有愈來愈多的進展



  • 很開心看到有關藝文的討論與分享,藝文團隊的特點通常是現場體驗,同時也成為了限制,或許紓困不是一時的問題,長期以來許多團隊都需要政府的補助才能生存,期待講者也能聊到藝文團隊自主生存能力的機會點。



  • 目前執行著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的補助,紓困的補助實際在行政面,某種程度壓縮著既有補助的行政能量,
    行政能量只有那麼多,看似前端(對接藝文團體面)簡化的流程,但後端(承辦人對接長官)很多繁文縟節變成行政人員的壓力、解釋、寫作文。



  • 身為藝文圈的門外漢,我對藝文圈的工作和交換資訊方式很陌生,所以會期待能在這場分享中了解藝文圈在疫情間的狀況、轉變和困境。


  • g0v summit 2020 工作人員

    @Yanyiyi 確實我有在幫大家梳理資訊的過程中,有稍微感受到「怎麼又是文件」的無力感。以現階段的藝文行政而言,是不是太多行政工作,消耗了他們溝通的慾望呢?



  • @Bess 是的,對於文化行政現場,基本上是用大量的臨時人力、派遣及原有專案的委外人力來處理這些行政工作。

    加上以藝文紓困來說每一個司的承辦風格略不同,就我所知的司很仰賴用行政文書、把「作文」寫清楚來降低他們要溝通這件事情。

    也因為目前這些行政人員也比較沒有比「文件」更好的想像,另外因為當有些長官只相信「文件」才可以好好流存這件事情上,就變成大家都得製造非常多文件來滿足上面的需求。

    或許在「補助」這件事情上,他們需要些新的想像才有助益於他們減少紙本文件的仰賴。


  • g0v summit 2020 工作人員

    @Claire 要談「轉變」可能有點難 😓



  • @Bess
    因為文化補助的審查牽涉太多無法量化的東西或標準,只好靠2500俱樂部一個一個看。



  • @Yanyiyi 我覺得很難,用公家的錢就是要交代,要不是有法律程序賦予的要件,或是某些專業或大頭掛保證。
    回到補助這件事,補助的內容很難化成可以用系統一個一個打勾就可以搞定的東西,自然只能透過文件去做完整的溝通.....


Log in to reply